药古

墙头很多 一直冲动随机产粮
最近沉迷虚荣vainglory和喻文波
微博@_炫耀此生

今天上课摸鱼涂的一些
我为魔法师的绝美爱情流泪不止

前两天画的阿水
终于成年啦,喻文波冲呀!!!
妈妈爱你!
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快本了TUT

【齐风】风月眠酒

*楚留香手游 齐无悔X风无涯

*包括新年活动[风无涯的问候]&NPC拜年任务内容

*有私设,少侠友情客串

初遇的故事和山上的日子

 

齐无悔还记得在山下看到那位少侠的情景。

毛躁,稚拙,周身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傻气。

连剑都端不稳,却有底气去和修为不浅的武当弟子理论,争个面红耳赤。

但是他那副样子,和挥剑带起的风,都像极了许多年前的那个人。

齐无悔心生一股烦躁,千思万绪,不得疏解。于是他出招把那几个武当弟子打趴下了,又传授那位初涉江湖的少侠独门秘籍。

不知道如何面对少侠唇边的笑意和眼中的亮光,齐无悔挥挥手,随口说了句:“拜入华山门下吧。”

明明他已经决定离开,采取极端手段,他不舍得伤害这座华山,一木一石,一人一剑,都想要去维护。在这里,仿佛每片飞絮都诉说着情谊,擦过耳边的时候还落在心里融成一汪柔暖的春水来。

 

风无涯上山的时候,也是这样苍山堆雪、飘絮漫天。

华山的雪模糊了季节,也模糊了岁月。

道雪封山,鲜少有人会选择在这时登临,齐无悔站在屋檐下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剑穗,不住猜想等会见到的傻子会是什么样子。就算是傻子,也是个有毅力有恒心的傻子。

他这天的课业是接引一名少年入山,吃力不讨好的任务,自己真是够倒霉的。听说那少年与自己年龄相仿,聪慧又有灵气。齐无悔颇不以为意,年年都有好些声称天赋异禀的少年,进了华山不是泯然众人,就是受不了苦下山回家的。

齐无悔终于盼到了人影,在不远处一晃一晃的。

他乘风御剑,俶尔落在了那人面前。齐无悔用剑气护体,形成一道屏障,只有少许雪花落在他肩头。其实平时不会这么用,齐无悔纯粹想第一面就留下个很厉害的印象而已。

与齐无悔的飘然潇洒相比,那小少年显得狼狈得多。他的斗笠上堆满了雪,惊讶地抬起头,不可思议地看着突然落到自己面前的人。

说是“少年”已然勉强。那人年龄不大,身形瘦削,脸上稚气未脱,但能看出五官标致,眉目俊秀,然而一张脸冻得煞白,鼻尖通红。

齐无悔皱眉,塞给他一个小小的汤壶,道:“就你一个人来的?”

少年哆哆嗦嗦的,话也说不利索:“有车夫……半山腰……”

齐无悔没答话,拍拍他蓑衣上的雪,搂住他的肩,说:“抓紧了。”然后轻功拾级而上。

等稳稳地踏上平地了,少年才诺诺地开口:“刚刚,那是?”

齐无悔笑道:“华山轻功,帅气吧?想学吗?”

少年点点头,齐无悔道:“那你以后加油学,也许等个五六年,你就能带人飞了。”

少年似乎没有意识到齐无悔是在调侃他,只是说:“我会努力的。”声音不大,却坚定。

齐无悔愣了愣,把视线从眼前人冻得通红的鼻尖上转到别处,嗤笑道:“小少爷,可不要受不了华山的苦才好。”是作为师兄的提醒,也是没来由的关切。

 

齐无悔带他去了卧房,小小的一间,只有两张相对的木床,白墙掉皮,好些木柱都掉漆了。窗户好像关不紧,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,冷风呼呼地往这一狭窄的天地里灌。

齐无悔瞅瞅少年,见他没有惊讶或厌嫌的神色,这在上山拜师习武的弟子中很少见。齐无悔轻咳一声,生怕这师父口中天赋异禀的少年跑去了武当,说:“条件是有点不好,先凑合一下,等以后再过些日子就可以换大房间了。”

少年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,看起来是个闷葫芦,此时他也只是轻轻开口说:“嗯。”

齐无悔说:“我叫齐无悔,和你一个房间,以后我就是你师兄了。”

少年一双眼眸黑白分明,清亮得仿佛盛满了雪水,倒映的是齐无悔的身影,唤出口的也是齐无悔想要听到的那三个字:“齐师兄。”

在这之后不久,齐无悔知道少年没有名字,或者说舍弃了之前的名字,连带着过去。他的新名字是枯梅掌门起的,和自己一样是无字辈,唤作“风无涯”。

 

山上的生活和城郭乡野的生活一样,都是些琐碎的小事。

齐无悔带着风无涯练剑、背诗、画画、打扫,还要给师兄师姐们跑腿。齐无悔认为自己还算比较尽职尽责的,虽然他会在武当上门讨债的时候带上风无涯去凑热闹、怂恿风无涯和自己一起去酒窖偷酒、拉上风无涯和一众同门一起打雪仗……

风无涯上山后的第一个春节,齐无悔抱着他,招呼了一大伙师弟妹,跑到洗剑池旁放鞭炮。

风无涯原本不想去的,对齐师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小大人似的说:“师父说过不能在那里放鞭炮……师门有令,不得逾越……”

齐无悔道:“嘿,小豆丁,过年就是要有气氛才好。”

风无涯说:“放鞭炮,危险……”

齐无悔说不过他,抬手便把人抱起,圈进臂弯里,拎起一串鞭炮,吹着口哨:“走咯,放鞭炮去!”风无涯一惊,道:“齐师兄,放我下来……”齐无悔哪里听他的,一心只想着玩闹,推开门就往外大步走。

齐无悔在同龄的弟子中是极具号召力的,十来个孩子一起闹哄哄地往洗剑池边跑去。

幸好过年时师父和长老们都不在,守卫的大弟子也少了,他们一路跑着闹着,毫无阻碍地到了洗剑池。

齐无悔把风师弟稳稳地放到地上,有点不放心地叮嘱:“等会把耳朵捂好了。”

然后齐无悔挂着鞭炮的竹竿,高高举起,另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华山弟子上前点燃。

爆竹一声除旧岁。

风无涯不大喜欢鞭炮,那声音太刺耳。然而,这冰天雪地里,那抹红色鲜艳又热烈,就像叽叽喳喳的嬉笑打闹、嘈杂喧嚷和蓝袍小少年们之间说不完的俏皮话。

风无涯离得远远的,像齐师兄说的那样,紧紧捂着耳朵,一会儿看着迸溅的火花与飞扬的爆竹,一会儿看着挂着大剌剌的笑容的齐无悔。

也许不是因为红色本身,而是有了身边在意的人在,才显得温暖。

 

岁月枯荣,从扬起的剑意中须臾而过。

山中的时光仿佛很漫长,让齐无悔以为一剑一马一壶酒便是一生,时间又很快,转眼间风无涯已经从小少年长成可以和自己比肩的儒雅青年。

有人下山闯荡,有人慷慨行侠,也有人庸庸碌碌、不知年月。

风无涯长大后成了翩翩公子,待谁都温和有礼,和门派里的每个弟子都很熟稔,也备受爱戴。虽则万事在变,唯一不变的是,风无涯还是像以前一样,最亲近齐无悔这个师兄。

风无涯会给他酿出上好的酒,陪他月下小酌,待齐无悔酩酊醉后,亲自熬一碗醒酒汤。风无涯会和他切磋比武,每次都分寸得当,找出双方的缺陷与不足,互相指正学习。

 

齐无悔也以为日子会这样过下去,他和风无涯,作为门派里的大师兄和二师兄,永远守护华山派。直到他误伤师弟,又鬼迷心窍、一入歧途,他所仅有的,都被他亲手毁掉了。都说“好梦由来最易醒”,可真实发生过的,怎么能潦草地算作酒后酣眠一梦?

他还是狠心走了,不管门派里的弟子如何看他,不管枯梅掌门是否既往不咎,也不管风无涯是不是真的毫不在意。

离别二字说来多沉痛,偏偏还要加上故作轻松的从容。

 

“所以,这就是你宁愿来我们这儿当门客,也不想回去华山的原因?”少侠仰头饮下杯中酒,问眼前头戴斗笠的齐无悔。

“不找到治好他的方法,老子不回去。”

“骗人,我都在山脚见到齐师兄你好几次了。”少侠一本正经。

齐无悔没接话,饮下杯中最后一口酒,过了好久才开口:“我不放心。”

少侠心下了然,知道这个“不放心”后面接的是“他”,而不是“华山”。

“风师兄让我转告你,真真师妹煮了饺子,等你回去吃。”少侠顿了顿,说:“他一直在等你。”

齐无悔说:“我知道。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“他不能下山,但是你可以回去。”

有人在不远处放烟花,灿烂的火花绽放在墨色的夜空,说不出的瑰丽。少侠看着烟花,惋惜道:“可惜齐师兄不能看到金陵城这么美的烟火。”

齐无悔道:“我会让他看到的,等老子找到药……”

少侠道:“风师兄喜欢的爆竹,不也和这烟火一样热闹?说不定,他更喜欢前者。”

 

在离开好几年后,齐无悔在一个元日回了山,这件事几乎没有人知道。

风无涯看见他,眼眶红了,这让齐无悔想起很多年前那个刚见到他的雪天。

他为他斟了一杯又一杯的酒,齐无悔醉到不识乾坤。

齐无悔准备了很多话,但是最后他没有说一句“对不住”,而风无涯也没说一句“我不怪你”。因为他们早就知道对方的答案。

风无涯知道,齐师兄还会再离开,像华山上的风一样,穿堂而过,摇曳了心尖的烛火,又携着一丝温暖出门不顾。

而风无涯还知道,他还会再回来,只要自己、只要华山派还在这座山上。

 

醉乡深处少相知,只与东君偏故旧。

江湖很大,却也很小,即使身远万里、人泊天涯,只要心在咫尺,便足以温暖不朽的春冬。

惟愿以后琼枝拥雪,风月眠酒,岁岁年年,此心不老。


作为华山弟子因为贫穷所以没解锁完两人所有小传所以很多私设

人是擅长自我满足和自我感动的动物

美人哥哥我爱李啊啊啊啊
不要江边吹风喝闷酒了快来我怀里给你温暖!!!
新帮会是万圣阁势力的嘿嘿嘿
今天也沉迷于黑恶势力的美色!!!

这歌真的好适合最绮啊!!!
特别是这句“爱到信念被年月囚禁,碰到你时便灵肉重生”

天边闪过一道光,绝代天骄闪亮登场!

好不容易一路禅老意小狐狸齐聚战三凶了,老意你这胡子拉渣的!!!😂😂😂

超轶主X吾不留这对好像很好磕……

怕青山见我,笑满鬓霜寒。
问前路可转,指天涯一弯。